孤帆尽远

闲来无事,散发脑洞。

#37佐鸣日#——佐鸣贺文


Chapter.1  

  黄昏落下,随意的涂抹在暗淡天空上的霞彩,将整个木叶笼罩。
  带着任务结束后的一身疲惫,鸣人在已经是六代目火影的卡卡西那交接完任务后便迅速的往家赶,神色中还有几分急切。
  时间距离四战结束已经过去了半年,忍界也在逐渐的建造修复中恢复了生机。经历过战争的冲击,几乎所有人都珍惜着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但那也只是几乎,并不是所有人。
  鸣人此次所接的任务便和四战有关。火影接到暗部密报,波之国境内潜藏着一支向宇智波复仇而凝聚的新组织。为了解决此事,卡卡西立刻让小樱叫来鸣人,对此千叮万嘱后才敢让鸣人踏出木叶。
  如卡卡西所料,战争能让忍界对宇智波产生仇恨,也能让忍界对鸣人产生感激。一支不算小的组织在鸣人的劝解下表示愿意放过佐助这唯一的宇智波。而唯一的条件便是——宇智波佐助必须是最后的宇智波。
  宇智波这一族的力量太过强大,虽然已经被灭族,但是在见识过这一族的力量是如何的毁天灭地后,心中的畏惧已经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了。如果说木叶的漩涡鸣人是有了号称无限查克拉的九尾,那么宇智波佐助,靠的仅仅是那一双眼睛。
  若宇智波像千手一族那般性情温和安稳老实那也就罢,但此次四战中的宇智波无一不是背叛自己的村子和伙伴,处于黑暗存在邪恶心思的人。
  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还有如今安稳待在木叶的——宇智波佐助。
  小樱忍住怒意死死拉住气到快要红眼的鸣人,拧着眉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组织头目的女人。
  宇智波已经只剩了佐助一人,事情并不是佐助结婚娶妻生一堆孩子就能解决的,血脉纯正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这个女人的心思很诡异,她不觉得让佐助不能生育后代,这对这些人因战争失去亲人而想要复仇的人来说就有什么安慰,何况佐助本来就……
  小樱的眼神瞟向身边虽然安静下来但眼眶还有些泛红的鸣人。被木叶众人当下一任火影看待的鸣人在这几年里成长了很多,但是再成熟稳重的鸣人,遇上佐助的事也依旧无法保持冷静。
  无奈的叹了口气,小樱侧头凑近鸣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反正你和佐助……所以不如答应这些人。"
  答应…吗。
  不,不行。
  这个要求对已经是最后的宇智波的佐助来说太残忍了,即使和自己在一起佐助已经不可能会有孩子了,但两者并不一样,佐助的选择是佐助的选择,无论佐助的答案是什么,他都不能剥夺佐助复兴宇智波血脉的权利。
  "非常抱歉啊,我们没办法替佐助做决定,可是佐助他已经回归木叶了,无论他以后是否要重振家族,木叶都不会再有宇智波成为叛忍。"鸣人清澈的蓝眸里满是坚定,他相信佐助,也相信自己。
  "鸣人大人,您是拯救忍界的英雄,我们自然是信您的,但是我们实在无法相信宇智波。"对面一直保持微笑的女人神色变得认真,再无半点笑意。"我们尊敬大人您,也请大人体谅一下在宇智波阴谋下失去一切的我们。"
  "我们愿意在此等候木叶的回复,十日为期。感受过痛苦的我们只针对宇智波,不会伤及其他的无辜人,请大人让我们光明正大的复仇。"
  收起混乱的思绪,鸣人脚下的速度又快了几分。这种迫不及待见到佐助的心情,他已经忍不住了。
  放弃了正规路途选择了抄近路,视线扫过四周环境,脚下凝聚起查克拉跳上屋顶,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顶着监视佐助的名义,鸣人分配到的房子比之前自己住的大的多,因此多出来的房间被佐助用来当书房堆积卷轴了,而佐助基本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花费在这上面的。
  勉强停在玄关脱了鞋,鸣人直奔书房扑了过去把莫名其妙的佐助紧紧抱住,感受近在咫尺的呼吸和心跳。
  "佐助……"
  "怎么了鸣人?"
  "…没事,我想你了。"

Chapter.2

  佐助在鸣人踏进家门的一瞬间就清楚的感觉到了鸣人的气息,在玄关停了会直奔书房而来,直至自己被鸣人紧紧拥住,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佐助……"声音很轻,听不出情绪。
  "怎么了鸣人?"
  "…没事,我想你了!"气息重新迸发出光彩,一如既往的嘹亮语调。
  佐助怔愣了一下,嘴角泛起微不可见的笑意,毫不犹豫的将鸣人往浴室的方向推开。"白痴吊车尾,脏死了,自己滚去浴室。"
  鸣人抓抓脑袋朝佐助嘿嘿一笑,自己一路急冲冲的赶回来确实一身汗味,也难怪被佐助嫌弃。将忍具包和护额解下随手放于桌上,鸣人转身出了书房往浴室走去。
  浴室的门被轻轻合上,佐助将视线从卷轴上移开,脸上神情若有所思。
  鸣人刚才那个样子,明显是发生了什么。自从自己答应和鸣人回木叶后,他的唯一任务就是监视自己。这次突然接到的任务,还是卡卡西亲自任命的,显然是重要的事。战争刚过去不久,怎么会有要让鸣人出动的大任务?而且鸣人刚才的样子明显是有什么不想告诉自己。果然么,和自己有关。
  那个白痴,我宇智波佐助还没有弱到要让恋人来挡风挡雨的地步。
  鸣人洗完澡出来以后,便看见佐助拿着卷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左右腿相交,卷轴置于膝盖上,翻动的指头骨节分明,指尖纤长,连指甲都泛着光泽,周身流动着宁和温柔的气息。
  鸣人有一瞬的愣神,四战结束佐助答应自己回木叶后就变了很多,最常见到的模样就是像这样一个人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周身气氛温柔的让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因为不再背负着黑暗吗?
  真好啊,佐助。
  "鸣人,过来。"
  "哦哦。"
  金色的发丝还滴着水,软趴趴的垂在颊边,时不时有水滴顺着颈脖滑过精致锁骨淌进白色浴衣内。明亮纯粹的蓝眸内水光流转,双颊被水汽蒸的愈发红润。
  眼睫轻眨数下之后,佐助收好手中从鸣人回来就一直被他视为空气的卷轴,朝鸣人开口。
  鸣人摸着有些饿了的肚子,焉巴巴的走了过去倒在佐助身边。
  "这次任务是和我有关的吧鸣人,就算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
  佐助眼角微斜,语气冷淡。
  "呃…佐助你想太多啦,只是普通的任务而已啊,嘿嘿。"鸣人在沙发上蹭来蹭去的动作一僵,神色尽是不自然。
  哐当。
  封好的卷轴因佐助的动作而从桌上滚落在地。
  "佐助你干什么!"
  鸣人被佐助翻身压制在身下,两个人的距离太近,呼吸黏在一起,肌肤贴合的地方逐渐升温,发麻的触感慢慢传导上来。佐助握住鸣人的手腕,膝盖抵在鸣人双腿中,过长的发丝垂在鸣人的颈脖上。
  鸣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结果身体被佐助压制住,根本使不上力气。抬起目光撞进那片纯粹的黑里,鸣人感觉全身都被佐助的气息笼罩。
  "告诉我,鸣人。"佐助的声音很是蛊惑,鸣人潜意识卸下了所有防御。
  "在四战里失去亲人和故乡的家伙,聚拢在一起想找佐助你复仇。卡卡西老师要我和小樱去解决这件事,但是,但是他们有要求。"
  "什么要求?"
  "他们不准佐助你生孩子,必须是最后的宇智波。"鸣人从佐助的美男计里挣脱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自暴自弃的放弃抵抗全盘托出。
  "这么简单的事,答应他们就好。"佐助笑了,他本来就没打算和女人生孩子,不然也不会和鸣人在一起。
  "诶诶诶诶诶!?佐助??!"
  难道佐助真的不想振兴宇智波了吗?
  "鸣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难道你还想让位找女人生孩子吗?还是说…你想?"佐助有些危险的眯起眼眸。
  "不是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佐助和我在一起的决定。只是对于佐助来说振兴家族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我只是觉得…我好像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一直以来都是我追着佐助,而佐助追逐的从来都是对自己来说更重要的事。"
  鸣人语气委屈,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佐助。
  佐助眸色一暗,按住鸣人的下颌,另一只手扶住鸣人的脑袋,变换角度加深了这个吻。
  "那么我现在告诉你,现在那个更重要的。"
  "是漩涡鸣人。"

Chapter.3

  在波之国等候木叶回复的一群复仇者,受到了来自精神上的暴击+10086。
  佐助的话让鸣人无疑等于吃了定心丸,夫夫俩第二天就让卡卡西帮忙在木叶打个掩护偷偷摸摸跑来波之国度蜜月。啊错了,是解决这支不让佐助生娃的组织。
  组织几位领头人表示自己要瞎了,助攻助到他们这份上也是尽心尽力了。
  宇智波佐助抱着早点解决早点度蜜月的心思,领着老婆漩涡鸣人踏进这支组织的临时基地。大大方方的表明——生孩子是不可能的我选择了搞基。
  组织头目冷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不信。
  佐助唇角弯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一把拉过旁边正要开口的鸣人,揽住腰肢扣住后脑,吻了上去。
  含住鸣人来不及收回的湿润舌尖,双唇辗转相贴变换着角度更加深入,鼻腔溢出断断续续的喘息,佐助斜视着目瞪口呆的旁人,一本满足。
  "佐助你这个混蛋!"被佐助亲到脸色绯红浑身发软的鸣人被佐助紧搂在怀中,胸膛迅速起伏着。
  "……"目瞪口呆大脑死机的头目们。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他们在一起了???
  心情复杂,但是确实做到了那个条件。
  也好,如果宇智波佐助敢抛弃鸣人大人的话,以我们忍界英雄漩涡鸣人大人的实力一定会把他揍趴下。如果是鸣人大人抛弃宇智波佐助那就更好了,没有木叶这层关系在,对宇智波佐助的追杀一定很顺利。
  佐助可不管这群人在想什么,有什么反应。在鸣人恢复过来后就带着人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波之国四面绕水,岛屿上四季并不分明,郁郁葱葱的绿色参天古木绵延不绝,乳白色的雾气弥漫林间,几乎难以视物。
  这是他们当初练习控制查克拉的地方,在这里,鸣人遇见了那个如雪一般纯白的少年。
  感受着身边佐助的气息,鸣人咧开嘴角绽放出个大大的笑容。
  佐助,我…穷尽所有的力量,追上你了。

————————————
OOC,文笔渣,请多包含。
一切为了甜而甜。
此生无悔爱佐鸣。